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盛皇主管

盛皇主管

2019-12-13

盛皇主管独家报道:  张勇得意洋洋的道:“这非洲人民打仗啊,开枪能不能打中人靠的是信仰之力,他们……哈哈哈哈哈哈。”  佛朗索瓦点头道:“好久不见,最近还好吗?”第593章 示威  安东沉声道:“不累。”  费迪南德确实是年轻,个子不算高,但是一脸的精悍之气,而他身边的人全都是身高马大的类型,尤其是其中一个黑人身高至少也得有两米,往哪儿一杵跟个铁塔似的。  “然后呢?”  张勇乐不可支的笑了起来,还乐得只拍自己的大腿。  这是什么阵容,这是水组织或者说三叉戟佣兵团的最强阵容啊。  杨逸开车,张勇副驾驶,安东坐在后座上,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安东,杨逸突然道:“累不累?”  这个费迪南德可算是非常没有礼貌了,什么叫多听听建议,言下之意就是这里我做主,杰特罗不管说什么都是建议,他想听就听,不想听就只当杰特罗是放屁了呗。  本来也没什么好说的,费迪南德实力怎么样跟杨逸他们没直接关系,因为他们又不给费迪南德当保镖,而且杰特罗跟费迪南德又不会打起来。  杰特罗下了车后迎着一群人走了过去,然后他冲着一个看着只有三十来岁的人沉声道:“费迪南德,你好。”  杨逸对佛朗索瓦是非常感兴趣的,因为无畏佣兵团这也算是老朋友了,如果佛朗索瓦要是知道自己的老窝是被他端的,那肯定不用说,一场火拼肯定马上开始。  张勇先是不屑的笑了笑,然后他大声道:“非洲?哎呦我去你可别逗我了,就那帮枪都不会拿的主儿,你觉得扫平他们有什么难度?”  气氛挺微妙的,杰特罗和费迪南德都是德约的手下,他们两个算是一伙儿的,但他们两个却是几乎没有交流,反倒是杰特罗只是受雇于德约,严格来说算是外人的佛朗索瓦更加的熟稔而且也更热情一些。  说完后杨逸站了起来,道:“现在大晚上的,再快也得等明天了,既然没什么事做就休息吧,不过现在咱们已经得承担起保镖的责任了,勇哥,安排人先把这房子看好了。”  “不是说不用听人家命令吗,这不是还得是刚落脚就得巴巴的半夜赶过去。”  费迪南德确实是年轻,个子不算高,但是一脸的精悍之气,而他身边的人全都是身高马大的类型,尤其是其中一个黑人身高至少也得有两米,往哪儿一杵跟个铁塔似的。

盛皇主管独家报道:  不等杰特罗和佛朗索瓦叙旧,费迪南德却是沉声道:“马瑟尔先生让我多听听你的建议,我想知道你有什么想法。”  前车是布莱恩和保罗还有克里斯,后车是杨逸张勇还有个安东,中间一辆车是罗德里格兹给杰特罗开车。  淡淡的打了个招呼,费迪南德半转身指着一个中年人道:“介绍一下,这位是佛朗索瓦,无畏佣兵团的团长。”  不等杰特罗和佛朗索瓦叙旧,费迪南德却是沉声道:“马瑟尔先生让我多听听你的建议,我想知道你有什么想法。”  “在哪儿?”  费迪南德身边跟了至少二十个人,虽然就在机场外面不远,但每个人身上都是鼓鼓囊囊的,显然是带了武器在身上,而后面正在准备上车的人至少有三十多个。  费迪南德确实是年轻,个子不算高,但是一脸的精悍之气,而他身边的人全都是身高马大的类型,尤其是其中一个黑人身高至少也得有两米,往哪儿一杵跟个铁塔似的。  “就是想起了一些事儿,太有意思了,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好笑,那时候我们在安哥拉接了个活儿,去打的时候我就见一小黑抱着把枪,他连保险都不会开,端着枪就知道扣扳机,打不响啊,然后他嘴里就哒哒哒的配着音往前冲,我次奥乐死我了。”  费迪南德确实是年轻,个子不算高,但是一脸的精悍之气,而他身边的人全都是身高马大的类型,尤其是其中一个黑人身高至少也得有两米,往哪儿一杵跟个铁塔似的。  杰特罗和佛朗索瓦拥抱了一下。  费迪南德笑了笑,然后他对着杰特罗道:“也好,等我有了计划再通知你好了,看来你有自己的住处,那我就不必多事了,现在你可以回去了。”  佛朗索瓦点头道:“好久不见,最近还好吗?”  前车是布莱恩和保罗还有克里斯,后车是杨逸张勇还有个安东,中间一辆车是罗德里格兹给杰特罗开车。  “不是说不用听人家命令吗,这不是还得是刚落脚就得巴巴的半夜赶过去。”  杨逸沉默了片刻,然后他继续道:“总得来说,就是这个费迪南德应该是挺厉害的,我们……我们……勇哥你笑什么?”  “在哪儿?”  张勇乐不可支的笑了起来,还乐得只拍自己的大腿。

盛皇主管独家报道:  “然后?没然后了啊,那仗打完了,就有人教那小黑开枪了啊,AK用着多简单,开保险这种事儿还用学吗,然后那小黑就会开枪了呗,然后没多久就被人打死了呗。”  “就是想起了一些事儿,太有意思了,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好笑,那时候我们在安哥拉接了个活儿,去打的时候我就见一小黑抱着把枪,他连保险都不会开,端着枪就知道扣扳机,打不响啊,然后他嘴里就哒哒哒的配着音往前冲,我次奥乐死我了。”  安东笑道:“没问题,他坐在我后面,几乎没有和对视的机会,我说的法语,声音也和现在不同,所以他不会把我认出来的,如果他真的认出来我,那就说明杰特罗不是个军火商而是个鉴定专家。”  “啊?”  说完后杨逸站了起来,道:“现在大晚上的,再快也得等明天了,既然没什么事做就休息吧,不过现在咱们已经得承担起保镖的责任了,勇哥,安排人先把这房子看好了。”  张勇得意洋洋的道:“这非洲人民打仗啊,开枪能不能打中人靠的是信仰之力,他们……哈哈哈哈哈哈。”  费迪南德这是干什么,摆明了就是把杰特罗叫过来宣布一下这里谁做主,就是示威,就是让杰特罗搞清楚自己的身份。  “就是想起了一些事儿,太有意思了,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好笑,那时候我们在安哥拉接了个活儿,去打的时候我就见一小黑抱着把枪,他连保险都不会开,端着枪就知道扣扳机,打不响啊,然后他嘴里就哒哒哒的配着音往前冲,我次奥乐死我了。”  费迪南德笑了笑,然后他对着杰特罗道:“也好,等我有了计划再通知你好了,看来你有自己的住处,那我就不必多事了,现在你可以回去了。”  发了句牢骚后,杨逸坐了起来,有气无力的道:“这当保镖是不爽快,得了,走吧。”  “嗯,呃,没事了,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。”  “嗯,呃,没事了,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。”  费迪南德虽然不是一脸高傲,但他早就看到杰特罗了,可他就是不吭声,直到杰特罗先跟他打了招呼后,才微笑道:“你好,杰特罗。”  杰特罗下了车后迎着一群人走了过去,然后他冲着一个看着只有三十来岁的人沉声道:“费迪南德,你好。”  “啊?”  “就是想起了一些事儿,太有意思了,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好笑,那时候我们在安哥拉接了个活儿,去打的时候我就见一小黑抱着把枪,他连保险都不会开,端着枪就知道扣扳机,打不响啊,然后他嘴里就哒哒哒的配着音往前冲,我次奥乐死我了。”  “那就好。”
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