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首页 > 李蒽熙 外围

李蒽熙 外围

2020-01-28

李蒽熙 外围独家报道:  杨逸沉声道:“告诉我基恩先生,我只请你先回答我这个问题,然后我才方便跟你解释都发生了什么,首先,死掉的五个人是CIA派来的,但他们不是CIA的人。”  说完后,杨逸很是无奈的道:“我们来这里可不是为了搞破坏,也没想对英国做什么事情,伙计,来伦敦只是因为伦敦是个大都市,方便行动,仅此而已。”  说完后,杨逸很是无奈的道:“我们来这里可不是为了搞破坏,也没想对英国做什么事情,伙计,来伦敦只是因为伦敦是个大都市,方便行动,仅此而已。”  但是现在,杨逸就能装失忆,因为他现在是伤员是病人,就算军情五处要审问他,也得等他的身体恢复之后,至少能抗住那些逼供手段之后才行吧。  “很好,你们的目的。”  杨逸笑了笑,道:“我有否认过吗?”  杨逸犹豫了片刻,然后他低声道:“请先和我说说那五个人吧,死掉的那五个人,哦,不介意的话能告诉现在是哪天了吗?我昏迷了多久?”  杨逸呼了口气,低声道:“不是内讧而是锄奸,伙计,很明显那个鼹鼠发现了我们此行的目的,他抢先下手了。”  “很好,基恩先生,我奉命来到伦敦调查一件事情,我的上司是谁不能告诉你,你可以称他为X,我们奉命来到伦敦是为了调查CIA的一个高层,X怀疑他是从冷战时期就潜伏在CIA的鼹鼠,于是X派遣CIA的前成员带领我们四个编外人员来到了伦敦,和一个苏联的克格勃成员会面,为什么是一个已经退休很久的特工带领我们来伦敦,因为X无法派遣真正的特工来这里,会被鼹鼠发现的。”  杨逸不是真的痛苦,他只是编不下去了,他得乘着喘息之机好好想想怎么往下编故事。  “不不不,拜托,我可没有侮辱你智商的意思,如果我那么做了那我也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,我的意思是从我小时候到训练营之间的记忆缺失了,但是刚刚发生的事我可清楚的很,基恩先生,相信我,我真的想知道自己的身世,如果你说的是真的,那么我们真的可以交换一下情报。”  杨逸笑了笑,道:“我有否认过吗?”  “你们的身份。”  加里·基恩轻声道:“CIA……”第373章 经得起考验

李蒽熙 外围独家报道:  加里·基恩淡淡的道:“你承认自己是间谍了。”  等着杨逸喘了几口气,加里·基恩皱眉道:“就是说,这是你们CIA的内讧?”  杨逸需要的是编造尽量可信的谎言,值得让军情五处去验证的谎言,而不是那些一听就假的让人调查都没有兴趣的谎言。  杨逸笑了笑,道:“别开玩笑了,我是个炮灰,CIA不会通过外交渠道来营救我的,他们不会承认我的存在,你很清楚这一点。”  在这些有利条件下,杨逸觉得他装成是CIA的人估计能蒙混过关,当然,这只是暂时的,只要军情五处下定决心给他来点儿厉害的手段尝尝,杨逸也知道自己是扛不住的。  说完后,杨逸很是无奈的道:“我们来这里可不是为了搞破坏,也没想对英国做什么事情,伙计,来伦敦只是因为伦敦是个大都市,方便行动,仅此而已。”  杨逸的情绪显得很复杂,他真挚,又有些无奈和愤怒,而且他还很急躁。  注视着杨逸很久之后,加里·基恩点了点头,道:“很好,你想说什么可以说了。”  加里·基恩听的很认真,而杨逸说着说着停了下来,急促的喘了几口气,显得很痛苦。  注视着杨逸很久之后,加里·基恩点了点头,道:“很好,你想说什么可以说了。”  如果加里·基恩相信了杨逸的胡扯,那他就是个十足的白痴,根本就不配作为军情五处的一员。  在这些有利条件下,杨逸觉得他装成是CIA的人估计能蒙混过关,当然,这只是暂时的,只要军情五处下定决心给他来点儿厉害的手段尝尝,杨逸也知道自己是扛不住的。  等着杨逸喘了几口气,加里·基恩皱眉道:“就是说,这是你们CIA的内讧?”  所以杨逸说的大半都是真的,除了他是被CIA高层派来这件事之外,剩下的都可以说是真的。  “那么你们得到关键证据了吗?”第372章 胡扯

李蒽熙 外围独家报道:  杨逸呼了口气,道:“你可以向CIA求证一下,当然,CIA一定会否认的,就像军情六处的间谍也不会被承认一样,我也是间谍,我隶属于CIA,当然CIA绝不会承认这一点。”  加里·基恩吸了口气,然后他有些愠怒的道:“是我在问你问题,不是你问我,搞清楚现在的状况,我问你答,不许反问,否则,我就不在这里问你话了。”  杨逸呼了口气,道:“你可以向CIA求证一下,当然,CIA一定会否认的,就像军情六处的间谍也不会被承认一样,我也是间谍,我隶属于CIA,当然CIA绝不会承认这一点。”  “基恩先生,我们不是敌人,真的不是!请你不要预设立场之后用审问我的心态问我问题,我们现在真的可以平静的交流一下,我一定会被你们的审讯专家反复求证每一句话的真伪,我们都知道这些,但是现在我们能不能认真的交流一下?因为我要说的问题非常严重,平静的听我说完对你我都有好处!”  “很好,基恩先生,我奉命来到伦敦调查一件事情,我的上司是谁不能告诉你,你可以称他为X,我们奉命来到伦敦是为了调查CIA的一个高层,X怀疑他是从冷战时期就潜伏在CIA的鼹鼠,于是X派遣CIA的前成员带领我们四个编外人员来到了伦敦,和一个苏联的克格勃成员会面,为什么是一个已经退休很久的特工带领我们来伦敦,因为X无法派遣真正的特工来这里,会被鼹鼠发现的。”  杨逸沉声道:“告诉我基恩先生,我只请你先回答我这个问题,然后我才方便跟你解释都发生了什么,首先,死掉的五个人是CIA派来的,但他们不是CIA的人。”  装失忆这种事情挺无聊的,想要靠着装傻充楞糊弄过去,尤其还是糊弄军情五处的人,这根本就是在侮辱人家的智商。  加里·基恩会相信杨逸的话吗?答案是不可能。  等着杨逸喘了几口气,加里·基恩皱眉道:“就是说,这是你们CIA的内讧?”  在这些有利条件下,杨逸觉得他装成是CIA的人估计能蒙混过关,当然,这只是暂时的,只要军情五处下定决心给他来点儿厉害的手段尝尝,杨逸也知道自己是扛不住的。  杨逸笑了笑,道:“我有否认过吗?”  杨逸犹豫了片刻,然后他低声道:“请先和我说说那五个人吧,死掉的那五个人,哦,不介意的话能告诉现在是哪天了吗?我昏迷了多久?”  杨逸沉默了片刻,然后他沉声道:“呃,伙计,我知道自己死定了,落到这个地步我还有什么可保留的,但我还是想尝试一下拯救自己的生命,基恩先生,如果我把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你能不能保我一条命,也别让我变成白痴,咱们都知道落到情报机构的下场是怎么样的,但我觉得自己还有救,因为现在只有我知道一些秘密。”  杨逸需要的是编造尽量可信的谎言,值得让军情五处去验证的谎言,而不是那些一听就假的让人调查都没有兴趣的谎言。
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